璺启

暂锁 有事私信

我的连队位于格日傲都公社,离我三里远。连队有一辆勒勒车,一周来一次,给我送粮食,蔬菜,珍贵的信。

我给远方的朋友写信,说:蓝蓝的天上白云飘,白云下面马儿跑,挥动鞭儿响四方,百鸟齐欢唱……

其实,这里连燕子都没有。它们没有力量背着那么大的春天,再飞到这么遥远的地方来。

那时候我还小,我很想家,可是那戈壁草原一万年也走不出去。在那样的荒凉之地,寂寞之地,惊恐之地,任何人都会变得多愁善感起来。

悲凉的情绪顺着星光流淌下来,压迫我单薄的心灵。

我经常想,有一天我会死的。按照我们汉族人的习惯,我死后,应该在头顶点一盏长明灯。我没有。不过,我的骨殖会燃起磷火,那就是我的长明灯了。我自己烧自己。您...

一篇废稿

  • 原本是《天风在渊》里面的一节。写太细致了,不符合梦的残缺感与飘忽感,所以废了。丢弃又有点可惜,所以单独发上来


喀嚓。


一双玉白小手轻轻推开窗户,一个女孩探出头来,四下张望。

她身着墨绿绸衫,眉眼秀致,小脸在月光晕染下更显肌肤胜雪,美貌动人。

外边笑谈声、器皿撞击声此起彼伏,闹成一片,任谁听了都知道主人家喜事临门。女孩冷笑一声,柳鸣歧处心积虑打拼多年,终于得以兼并南丰几个重大帮会,正式坐上龙头位置。现下所有人都聚在大堂喝酒庆贺,正是她逃走的最佳时机。

本来,她该等那个人来接走自己,所以才一直苦捱至今。但最近她冥冥间感觉,那个温柔的女子不会来了。似乎,是因为自己伤了她的...

世事如斯去,不去为谁留。但有君才具,何用问时流。

九月九日灯下独坐,窗外雨声落落,因动《子衿》之感。

弹指复又临重九,闲愁杀却芳年友。望北界南疆,东限西畴,劳什子破事,年年纷说不休。君且住!何为?莫对黄花孤负酒!君且行!为何?忍将夙愿付东流?


James dropped the world.

170826直播repo

每个人都是垃圾堆。但是尽量别把垃圾扔到别人身上。好吗?

你们不许喜欢王斯然,王斯然是我的!
王斯然怎么成网红了!你们不能这么宠她。我把她介绍给你们是为了给她安全感,不是为了让你们成为她的粉丝

(大势818补偿)里面有我的签名照 如果你不嫌弃的话 我可能没有颜粉

我已经获得我该获得的了 真的 我何德何能 一个贫民窟走出来的孩子 能让这么多人听我的歌 真的 非常感激 另一群人 不管他们怎么说 I don't care

说真的 大家千万不要把我当什么superstar 我就是你们身边的...

别个在采访,盖哥大肆地换裤儿


图是转的,侵删

炸了炸了

先是盖哥晋级,跟布布紧抱

再是大奔淘汰,盖哥安慰布布,摸了一把脸,然后搂过来

啊。我不敢继续看了。不想看布布淘汰T T

盖哥:

我就想快点知道结果 我就不想我喜欢的人被淘汰

等下次见面的时候 可能我会换一个人来对待他们了 我以前还生怕碰见Bridge 现在我就没顾忌了 格杀勿论

话不多说,大家明白

昨晚节目有一个好甜的镜头不知道大家看到没!!

败部复活,50:10左右,布布说如果只能选一个他要选二毛,然后戳一下盖哥,奶声奶气地问“你呐?”
盖哥第一次没听到,布布又点点点点点他,盖哥立马转头,一脸懵逼,布布又问了一遍,看唇语应该是“你会选谁啊?”然后盖哥回答的啥我无法确定……

主要是,布布那个“你呐”的语气,还有看着盖哥那个专注又充满信赖的眼神……

哦,我躺了。


1 / 4

© 璺启 | Powered by LOFTER